返回旧版
项目专题>> 正文
速滑人生——拓荒者”刘晓颖的坚持与焦虑
发布日期:2019.02.25

1.jpg

 山东冰雪项目新秀李璇(右一)表现抢眼

她是第十二届山东省政协委员,也是青岛市冰雪协会会长,她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山东省青岛市短道速滑队总教练。

2010年,决定退役的刘晓颖在山东方面的盛情邀请下来到青岛,开始了在山东的“拓荒之旅”,目前,她的队员已经有多人入选国家队。

九年坚持,成果斐然,继续前行,道阻且长。这位曾经的短道速滑世界杯冠军,在山东省两会期间与记者交流时,更多地谈到她对山东冰雪运动发展的期待。

山东还有短道速滑队?这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一个疑问。实际上,由刘晓颖带领的这支短道速滑队,是山东体育局省队市办的一个样板。2010年,为贯彻国家的“北冰南展”战略,山东决定在青岛成立一支短道速滑队。由于此前山东在这一项目上尚属空白,刘晓颖和她的爱人杨占宇受聘来到山东,开始了他们的全新创业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山东短道速滑队只有教练,没有队员,队伍的建立很困难。”刘晓颖说。两名教练人地两生,四名队员都是从东北选过来的,在青岛国信体育馆这片陌生的场地上,山东的首支短道速滑队艰难起步。

仅仅两年之后,山东队员刘洋就出现在了十二冬的赛场上。

“一般情况下,队员出成绩都得六七年时间,我们只用了两三年,为什么?一年当作三年练呗!”喜欢聊天的刘晓颖笑着对记者说。

正是凭着这股只争朝夕的劲头,山东的短道速滑走上了一条“快车道”,不仅在国内比赛中崭露头角,获得多项冠军,国际赛场上也逐渐有了山东队员的身影。

2017年2月,刘洋、沙可鑫等代表中国参加了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举行的2016/2017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,刘洋在女子1000米比赛中夺冠,这不仅是她个人的首枚世界杯金牌,同时也是山东短道速滑项目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。同年11月的加拿大世界短道速滑挑战赛,刘晓颖培养的5名短道速滑选手代表中国出战,取得两金四铜的佳绩,其中在男子5000米接力赛的较量中,李文龙、于松楠勇夺冠军,在女子1000米的比拼中,公俐获得头名。

而在平昌冬奥会之前,两名山东选手还入选了中国奥运会大名单,仅仅成立七年多的山东短道速滑队,进步之快令人瞩目。


2.jpg

 省两会期间,刘晓颖在驻地接受记者采访

刘晓颖的职业生涯并不顺利。

1979年出生于长春,1988年开始接触滑冰,这个年龄并不算早。

1994年,15岁的刘晓颖参加吉林省运动会,1500米比赛中在弯道直接摔了出去,造成脚部骨折、左踝骨内侧粉碎、外侧腓骨骨裂。

但这似乎只是开始,1994年至1996年,刘晓颖连续3年受伤,很难坚持系统训练。就是在这样的逆境中,1997年,18岁的刘晓颖不负众望,在第八届全运会上超越世界纪录,获得1000米短道速滑的金牌。

1999年,她凭借超强的个人能力由吉林省队进入国家队。国家队的训练让她飞速进步,运动成绩也达到顶峰。2006-2007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韩国站,刘晓颖获得1000米第四,1500米铜牌,并与王濛等人以4分18秒524的成绩拿下女子速滑3000米接力冠军。

一圈111.12米的短道,大部分是弯道,而刘晓颖的运动轨迹,总是在弯道上飞驰。弯道是最容易出意外的地方,也是最容易超越对手的地方,一个个的弯道,是刘晓颖必须要经常面对的挑战。

山东省两会结束后,刘晓颖马不停蹄地奔赴天津,她要带队参加在那里举行的中国杯短道速滑精英赛总决赛。

这是目前国内级别最高、规模最大的短道速滑联赛,包括四站分站赛和总决赛,此前已经在长春、哈尔滨、青岛、北京完成了四站精英赛的争夺,前四站比赛中各单项排名前46位的选手有资格参加在天津举行的总决赛,山东除了有部分国家队队员没有参赛,还有8人获得了总决赛资格。 

经过几年的努力,刘晓颖带领的一线队员已经达到20人左右,多名运动员进入国家队正在备战2022年冬奥会,对刘晓颖和她的队员来说,冬奥会是他们的终极目标。

来到青岛之后,刘晓颖和杨占宇首先面临的是选材困境。为了选拔更多的队员,青岛市羽游中心领导建议试试轮转冰。两人跑遍青岛的公园广场,想从学轮滑的孩子中发掘出好苗子,效果出奇地好,差不多经过一年时间,他们从轮滑中选拔过来一些队员,初步缓解了人才困局,其中就包括2000年出生的本土选手李璇。

李璇的进步非常之快,在2018年初的全国短道速滑青少年锦标赛上,出战女子A组的李璇分别在1500米和全能比赛中摘得金牌,在500米比赛中收获铜牌。2018年11月,李璇在短道速滑世界杯盐湖城站比赛中,勇夺女子1500米铜牌,获得金牌的是韩国的奥运冠军崔敏静,竞争力可见一斑。

平昌冬奥会之前,李璇就入选了中国队的女子8人大名单,可惜最后时刻落选,在新的备战周期,李璇将是中国冲击2022冬奥会的重要一员。

2020冬运会,2022冬奥会,这都是说来就来的事儿,手里有20个人,按说应该心里不慌,但刘晓颖谈及未来,还是充满焦虑。

“场地不够用啊,全省就青岛这一块正规的标准滑冰场可以让短道速滑队训练。虽说是各级领导对我们都很支持,可这是硬件设施,没有不行。东三省、北京、新疆、内蒙古、河北、天津,他们都在修建滑冰场,我们的基础设施太落后了,大家又是竞争关系,也不可能长期到人家那里去训练。”虽说山东的短道速滑小有成效,但要想更进一步,刘晓颖感到巨大的压力,感觉到了一个瓶颈期。

去年7月,刘晓颖当选青岛市冰雪协会会长,她有一个目标,就是通过推广,让更多的人爱上冰雪运动,为“三亿人上冰雪”助力。但在现实中,她碰到了很多困顿,比如,她的队伍要招到理想的后备人才,困难越来越大了。

“现在喜欢滑冰的孩子很多,但到了一定年龄,他们就不来了,最终愿意到我这里来进行专业训练的,可能1%都不到。”刘晓颖无奈地说。

孩子上小学的时候,训练时间还有保证,但上了初中,由于没有对口的中学,孩子们就必须分散到各个学校上学,每个学校的放学时间都不一样,再加上课业压力加大,很多有天赋的孩子慢慢就放弃了。

作为青岛市政协委员,在青岛两会期间,刘晓颖专门提交了一份提案,呼吁修建冰雪运动场地,通过体教结合推广冰雪运动,但谁都清楚,要解决这些难题,绝非一日之功。

没有人可以让我输,除非我不想赢!这是刘晓颖微信里的签名,她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一句话。目前,杨占宇已经出任中国短道速滑队第一执行教练,为了支持国家队备战2022冬奥会,山东青岛外聘的韩国教练也将去国家队执教,山东这批队员只能由刘晓颖一个人带,教练短缺又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。

“路很难,但我们都要向前看。人间正道是沧桑,这也是事业发展的必由之路。我们一定要不忘初心,坚持冰雪人的情怀。”刘晓颖说。


重要链接|省市区体育局